首页 > 联盟资讯 >新闻内容

面对疫情,深圳出台租房新政策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4月01日 02:05

3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转发《深圳市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关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住房租赁有关工作的意见》(简称《意见》)。《意见》要求保持住房租金价格稳定,同时引导依法理性减免租金,支持住房租赁企业稳定现金流。

《意见》指出,疫情期间,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履行社会责任,保持住房租金水平的稳定,杜绝哄抬物价、不明码标价等违法行为。同时,住房租赁各方当事人应本着守法守约、互谅互让原则,协商分担疫情造成的租金损失,任何一方不能违法强制要求对方作出让步。

轻资产住房租赁企业与业主就租金减免未协商达成一致的,不能违法停止支付业主租金;协商一致的,住房租赁企业应将业主减免的租金惠及承租人

住房租赁企业应切实保障承租人的合法居住权,不得违法违约驱赶承租人。

《意见》亦明确,各有关单位要进一步落实《深圳市应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中小微企业贷款贴息项目实施办法》(深工信规〔2020〕3号),为符合条件的住房租赁企业提供贷款贴息支持。

鼓励银行业金融机构按照依法合规、风险可控、商业可持续的原则,向住房租赁企业提供金融支持。同时,对受疫情影响到期还款困难的住房租赁企业,可予以展期或续贷,不得盲目抽贷、断贷、压贷。


关键字:

相关推荐

OLED大势已成,液晶材料起家的瑞联新材如何抢占先机?

当手机界还回响着“LCD永不为奴”的声音之时,在OLED显示屏的上游材料领域,早已有公司悄然开始布局。瑞联新材是国内OLED材料的领军企业之一。经过多年的发展,已开发“OLED前端材料化合物”超过1300种,自主研发的合成路线超过1800种,产品实现了对“发光层材料”、“通用层材料”的全覆盖。Idemitsu、Dupont、Merck、Doosan、Duksan等国际领先企业,占据全球OLED终端材料市场约70%份额,瑞联新材已经全部建立合作关系。同时,瑞联新材还是国际领先的“单体液晶”生产商,凭借液晶单体产品,成为占据全球混合液晶市场约80%份额的龙头企业德国Merck和日本JNC的核心供应商,并与国内主要混合液晶厂商八亿时空(688181)、江苏和成、诚志永华建立稳定合作。近年来,OLED的发展迅速,俨然一副将要取代LCD的趋势。反观LCD,过剩的产能不断拉低LCD面板的价格,行业深陷“低谷”。如此局势之下,瑞联新材将如何平衡这两块业务?它又能否在产品更新迭代的浪潮中乘风而起?榨干LCD全部价值最近几年,瑞联新材业务规模稳步增长,2017年至2019年,其营收从7.2亿元增长至9.9亿元,复合年均增长率17.3%;净利润也从7800万元增长至1.48亿元。其中,液晶材料是瑞联新材的营收支柱,2017年至2019年,其液晶材料业务分别实现营收3.78亿元、5.97亿元、5.69亿元,占当期总营收的53.6%、69.8%、57.6%。瑞联新材所生产的液晶材料主要为单体液晶,单体液晶以不同比例混合在一起,便是在LCD面板制造中,最终用到的“混合液晶”。2019年瑞联新材液晶单体产品的销量,占全球市场的比重达到16%,能够取得这样的成绩也得益于其与全球混合液晶龙头德国Merck和日本JNC的深度合作。当期,德国Merck和日本中村(JNC指定采购商)是瑞联新材前两大客户,它们合力贡献了瑞联新材接近一半的营业收入。不过,虽然液晶材料业务依旧是瑞联新材的主要营收来源,但其营收增长却出现下滑。与此同时,瑞联新材OLED材料营收却同比增长50%,达到2.3亿元。在这两个业务营收规模的“此消彼长”中,是否意味着LCD材料业务真的已经触顶?瑞联新材LCD材料业务其实还未达到上限,其液晶单体销量一直保持增长,已从2017年的80.49吨增长至2019年的131.08吨。液晶材料收入下降,主要是受到LCD面板价格下降的影响,上游材料价格因此相应下调。而随着三星、LG等显示面板生产厂商逐步减少或退出LCD产能,世界产能进一步向中国转移,LCD的价格也正在逐步回暖。此外,下游LCD显示面板的市场也仍有一定发展空间。这是因为,虽然OLED的发展正在逐步侵蚀LCD的市场,但LCD目前仍是平板显示市场的主流,2019年全球平板显示市场规模约为1052亿美元,其中LCD面板市场规模约为793亿美元,占比为75.37%。在LCD电视面板大尺寸化趋势,以及5G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带动下,LCD面板市场规模也将保持持续增长的趋势。根据IHS数据,2019年,全球LCD显示面板的出货面积为2.16亿平米,预计到2023年,LCD面板的出货面积预计将增至2.39亿平方米。届时,作为LCD面板的上游材料供应商,瑞联新材继续受益可期。为了迎接液晶材料需求的增加,瑞联新材此次申请上市的募投项目中就拟募集3亿元资金,用于新建两个高端液晶显示材料生产车间。抢先布局OLED纵观显示技术发展历程,从“CRT电视”到“等离子电视”,再到如今的LCD,新老技术交替屡见不鲜。曾在与等离子显示技术的角逐中胜出的LCD,如今也面临OLED的冲击。OLED,即“有机发光二极管”,而OLED显示屏则是利用有机发光二极管制成的。根据驱动方式的不同,OLED也可以分为“PMOLED”和“AMOLED”,其中AMOLED是当前发展的主要方向。从LCD和OLED的发光原理上看,LCD发光主要依靠“背光模组”,而背光模组通常由大量的LED背光灯组成,液晶材料则相当于“光闸开关”。与LCD不同,OLED则不需要背光模组,也不需要控制光量的液晶层,它能够实现自发光。而且更重要的是,由于OLED显示屏的结构与LCD显示屏不同,LCD中需要用到的“滤光片”、“偏光片”、“背光源”和“混合液晶”都被“OLED终端材料”所取代,因此在整个面板制造中,OLED材料成本占比远远大于液晶材料成本占比。OLED材料成本占OLED面板材料成本的比重约30%。其中,发光层材料是OLED终端材料的核心部分。按照发光颜色的不同,发光层材料可分为蓝光、红光和绿光材料。目前,瑞联新材产品已经覆盖这三种发光层材料,并实现规模化销售。同时,瑞联新材也是是国内少数能规模化生产OLED材料的企业,2019年其在全球“OLED升华前材料”市场的占有率约14%。得益于构造相对简单,OLED面板相对LCD面板更轻、更薄,同时OLED的材料特性也使得其可以实现柔性显示和透明显示。这些特性也促使OLED面板在智能手机、VR以及智能手表等领域逐渐取代LCD面板,成为设备制造商的新选择。以手机为例,各大手机品牌的旗舰机纷纷放弃液晶显示屏(LCD)转而投向OLED的怀抱,连LCD忠实用户苹果,也在它的X、Xs系列采用了OLED显示屏。但受限于蒸镀技术、良品率等原因,OLED的价格也明显高于LCD,并且短时间内OLED材料的市场也将集中在中小尺寸屏幕产品。不过,不同于已经进入存量竞争的LCD面板市场,OLED市场可以说是一片蓝海。作为新型显示技术,近年来OLED显示的商业化应用越来越多,AMOLED面板的出货面积也从2014年的155万平方米增长至2018年的659万平方米,复合增长率达到43.6%。据IHS的预测,到2023年,AMOLED显示面板的出货面积将增至2243.48万平方米。而下游的放量,也将推动上游OLED原材料产业的发展。IHS也预测到,2019年OLED终端材料市场的需求约为82.34吨,较2018年增长42.36%。未来随着OLED显示面板产量的不断增长,OLED显示材料的需求也将继续扩大。届时,瑞联新材作为OLED前端材料供应商,其OLED业务规模将迅速扩张。掘金医药中间体领域仅仅是显示材料市场已经不能满足瑞联新材的胃口,它还将业务延伸至“医药中间体”领域,成功拓展了医药“CMO/CDMO”业务。在液晶材料营收出现下滑时,瑞联新材的整体营收能够继续保持增长,除了OLED材料业务外,也有医药中间体一半的功劳。2019年,医药中间体业务营收1.56亿元,同比增长160%。所谓CMO,即“医药合同生产”,是指接受制药公司的委托,提供“医药中间体”、“原料药”、“医药制剂”等的定制生产等服务。而CDMO的出现,则是随着药企不断加强对成本控制和效率提升的要求,单一代工生产服务已经无法完全满足客户需求。药企希望CMO企业能够利用自身技术积累承担更多工艺研发、改进的创新性服务职能,帮助药企提高合成效率并最终降低制造成本。目前,多数跨国制药企业为了降低药品研发生产成本,会选择委托CMO企业生产定制化的中间体、原料药,通过专业化分工来提高新药研发效率。根据BusinessInsights的统计,2017年中国CMO的市场规模约为314亿元,到2021年,中国CMO市场规模预计将增至626亿元,复合增长率约18.83%。医药中间体是指生产“原料药”之前的各类化合物,虽然看似与显示材料风马牛不相及,但本质上都属于有机材料。能够成功跨界,也要归功于瑞联新材在显示材料领域积累的大量“化学合成”、“纯化”、“痕量分析”及“量产体系”等技术经验。而瑞联新材受托完成合成路线工艺研发及规模化生产的“PA0045”,是当前医药中间体的主要营收来源,2019年PA0045产品营收1.44亿元,占医药中间体总营收92.3%。它也是某治疗非小细胞肺癌新药的医药中间体,该肺癌治疗药物已在日本、美国、欧洲等地注册上市。虽然,瑞联新材开发出的成熟的医药中间体数量相对较少,但瑞联新材处于在研阶段的医药中间体项目超过10个,随着在研产品对应终端制剂研发阶段的推进,更多的医药中间体将逐渐兑现,医药中间体将成为联瑞新材的又一大核心业务。有机材料领域多年的深耕,瑞联新材得以建立起以液晶显示材料为核心的多元化业务体系。眼下,OLED取代LCD成为显示技术的主流已是大势所趋,瑞联新材也做好两手准备,在LCD依旧处于“当打之年”榨干它的每一滴价值,同时,布局未来OLED,等到LCD开始衰落之时,OLED将继续保障其不受影响。而随着CMO业务的逐步成熟,也将为瑞联新材的业绩增长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2020年04月27日 11:11

吉他有几种演奏风格?

大致分为三种演奏风格。1、古典吉他:出自宫廷乐器,据说是柳特琴的衍生乐器。琴身系手工打造,内室音格特别,指板平、宽。琴弦是尼龙弦,上弦方式特殊。音色唯美、圆润。多数原声吉他录音愿意以名贵的古典琴作为录音琴,音色靠后,有内涵。2、民谣吉他:来自古典吉他,变更为12~14品的大共鸣箱吉他,微窄的指板和略有弧度的指板面使演奏更加轻松。琴弦都为钢、合金弦,较硬。音色穿透力强,音量大于古典琴,金属感厚重,音色靠前。3、电吉他:是民谣吉他和夏威夷电吉他的改版升级,分有共鸣箱和单体琴两种。声音来自琴弦震动产生切割磁力弦,以拾音器收集声波的方式,再放大形成,设备需要放大器等,因音乐表现力的不同,被制作成各类不同的幸好与样式。

2020年04月26日 16:26

36氪独家 | 滴滴之后,曹操出行也要测试无人驾驶网约车了

文/杨林邱晓芬36氪获悉,吉利汽车旗下的曹操出行将在今年下半年测试无人驾驶网约车服务,牵头人是曹操出行CTO。目前,曹操出行方面正在推行对吉利“几何A”自动驾驶车辆的改装,上个月已经启动测试。据曹操出行内部人士透露,曹操自动驾驶项目接下来的计划包括:今年第二季度完成自动驾驶路测牌照的申请,并完成至少两辆曹操自动驾驶车的常态化路测。到今年下半年,自动驾驶车队的数量将扩大到10辆左右,并且接入曹操出行APP。上述内部人士称,曹操自动驾驶具面向公众试乘则可能要到明年,因为这涉及到扩展车队规模,“两年后杭州亚运会期间,计划运行范围覆盖杭州主要区域”。针对上述内容,曹操方面未予回应。曹操是继滴滴之后,又一个探索无人驾驶网约车的出行企业,这也代表了出行公司对未来的重要预期。但现实是,“测试”距离正式上路,乃至能接单,还有相当漫长的道路要走。对比滴滴的自动驾驶探索之路来看,它去年9月的上海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是在非公共性的封闭式轨道上演示了自动网约车如何驾驶。还值得注意的是,滴滴的自动网约车配备人类驾驶员。这意味着滴滴所谓的L4级别自动驾驶车辆依旧仍处于“路测”阶段——根据我国自动驾驶车辆路测的规定,路测不仅要在指定区域测试,同时还需要指定测试驾驶人负责测试并在出现紧急情况时接管车辆,且对测试驾驶人员有指定的要求——滴滴仅仅是从内部路测,转向“乘客体验”运营路测阶段而已。曹操要做自动驾驶网约车,这些规则也同样绕不开。事实上,这也不是曹操第一次尝试自动驾驶。早在2016年,曹操就曾宣布在海外测试一键呼叫自动驾驶专车接驾服务。曹操方面认为,使用自动驾驶汽车作为专车,取代人力,可以削减司机的运营与管理成本,能提升车辆运力,避免司机的刷单、犯罪、怠工等一系列负面问题。另一方面,由于车辆完全自动驾驶,在连接高精度地图数据,以及城市市政交通网络(如红绿灯)后,还能进一步优化派单机制,提升效率。出行公司切入自动驾驶,其实声势最大的还数滴滴和Uber。去年8月,滴滴出行宣布将旗下自动驾驶部门升级为独立公司,专注于自动驾驶研发、产品应用及相关业务拓展,新自动驾驶公司的CEO直接由滴滴出行CTO张博兼任。而滴滴的老牌竞争对手Uber负责开发无人驾驶技术的部门AdvanceTechnologyGroup(ATG),也在去年获得了软银愿景基金、丰田及电装共同投资的10亿美元资金,有了高达72.5亿美元的估值。一个明显趋势是,最近几年来,出行公司在经历了重运营的共享经济模式探索后,逐渐把目光对准智能感和科技化。它们在自动驾驶方面具有主机厂所不具备的优势——基于平台既有的数百万台网约车每日生成的数据量,他们能够在更短时间内拿到更多真实路测与交通数据。滴滴的张博也曾透露,为了高度配合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团队在持续通过庞大的车队规模进行高精地图的采集与制作工作。在经过早些年出行市场的打拼后,滴滴和Uber等公司不断积累资金,这也让他们在自动驾驶的研发和试验中有了资本。而且,在网约车领域所积累的经验,也可以转化为企业对于安全运营的理解,进而落实在无人车的实际运维中。而曹操的独特优势正在于,背靠吉利和沃尔沃,不缺乏车辆和技术。曹操出行董事长刘金良此前在接受36氪采访时也表示,曹操正在与吉利、沃尔沃汽车合作,车企“专心致志研发自动驾驶的车辆,我们做好出行的软件平台、派单规则,将来他们研发之来的车我们能够在路上应用,提供无人驾驶的服务。”36氪了解到,此次曹操做自动驾驶探索,技术合作方为元戎启行。后者在深圳、北京都设有研发中心,覆盖硬件系统、高精度地图及定位、感知、规划与控制、基础架构、模拟系统、云平台等自动驾驶研发链。就在今年1月初,元戎启行发布了车规级计算平台解决方案DeepRoute-Tite,其目的是降低计算平台的成本和体积,同期,元戎启行还公布了自研的车载相机DeepRoute-Vision和用于同步传感器时空信息的同步控制器DeepRoute-Syntric。

2020年04月23日 17:07